女人18毛片A级毛片

      <code id="zp7uh"><em id="zp7uh"></em></code>
      1. <center id="zp7uh"></center>

            我無人知曉,我永垂不朽
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-11-15 14:33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高樓被推倒重來,商品每個季度都要換新包裝,流行語錄被壓縮在云端飄來飄去,翻開通訊錄昔日好友已不知不覺悄悄溜走,冰箱里愛人留下的那罐鳳梨罐頭還在保質期內,愛人卻已過期。

            作為一個長不大的孩子,要接受愛人離你而去,要承受衰老須臾而至。高興的孩子是巧克力,悲傷的孩子是棒棒冰,無論喜或悲,都在一瞬間,快速坍塌、融化,不值一提。

            沒有什么永垂不朽,一錘就朽。速朽是不是這個時代的關鍵詞?我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最近陸陸續續有名人死,雖然他們的作品未見得對我產生過什么影響,但我從他人的反饋中獲得一種訊號:原來萬古長青是這么回事兒——我的意思是,人到了一定年紀以后,不用關心他活著還是死啦。有的人,還沒犧牲就可以“浩氣長存”,大多數人,犧牲了就是“音容宛在”。

            如果你死后,挽聯花圈或者墓碑上都是套路文案,那是多么悲哀啊。

            北野武講自己后來所謂的成功都是從小對死亡的恐懼,必須做點什么,不然死了就死了。所以老頭不斷的去嘗試不同類型的電影,卻又不像黑澤明那樣過分較真的對待自己的鏡頭或者劇本。就如同對待情人一樣,不斷尋找新的情人,卻又不過分投入感情,不然沒辦法保證情人的數量。

            這當然是世俗意義上的成功,我們沒法去追究一個人的內心,無論他是死是活。人太狡猾了,像北野武這種充分考慮并真正經歷過生死的老流氓,觀眾束手無策,唯有作品永恒。

            雖然搞喜劇拍電影寫情詩都不錯的北野武提供了一種“不朽”范例,雖然聊起來精彩,但想都活一遍這個想法是虛妄的,稍不注意就活成了膚淺。

            前兩天面試了個97年的小姑娘,聊到電影,她說自己喜歡侯麥,伍迪艾倫還有洪尚秀,我們聊到了導演更文人式的表達方式和觀眾更私人的觀影體驗。這是另外一種范例。

            這仨老頭一輩子只拍一種電影,與其說他們在拍電影,不如說他們在拍自己。從更垂直的角度而言,電影是時間的朋友,這些老家伙活不到三維之外,索性弱化甚至拋棄了電影技術而追求了更純真的內心,用無數個瑣碎的瞬間跨向永恒。

            無論是導演還是觀眾,不被媒體輿論意見裹挾,也不抱持所謂的態度,就悶頭干自己的,對達成共識毫無興趣。這樣人們的生命線都能延長很大一截。

            歷來都有人熱衷給時代下定義和賦予生命不能承受之輕,以觸及宏大命題教育世人,導致故事的標本十分單一,缺乏細節。那我就放棄定義打個比方吧,這個時代啊,就像練《葵花寶典》,要么速成,要么速朽,但無論輸贏,好像總覺得少了點兒什么。

            如果上帝是個導演,或許他的預告片劇本是這樣的:人們在趕路,卻不知道去哪里;路上有人哭,卻不知道為誰哭;沿路而歌的游蕩者換了襪子和歌詞,卻忘了來時的路。

            畫外音:我們來人間一趟,走馬觀花,到此一游,是不是對人間不太尊重?

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8 食堂售飯機 浙ICP備16004969號
            女人18毛片A级毛片

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zp7uh"><em id="zp7uh"></em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1. <center id="zp7uh"></center>